《致命躯壳》发售纪念短片所罗门的诞生

2020年8月18日,星期三。由一支行业经验丰富的小型开发团队经过3年的潜心开发,并结束了令人兴奋的为期6个月的推广活动,在全球吸引了超过百万粉丝的《致命躯壳》今天在PS4、Xbox One、以及Epic Games Store平台上推出了全球数字版本。

为了纪念《致命躯壳》的正式发布,开发商Cold Symmetry以及发行商Playstack今天释出了一支精彩的预告片“所罗门的诞生”,该预告片由电影导演Alessandro Pacciani创作,他的作品还包括《黑暗之魂2》的电影预告片和《绝地求生》的真人动作预告片。

2019年7月22日,在交控科技上市锣声响起时,郜春海感慨颇深,“十年前绝对没想到会有这天。当时在大学当副教授,也没想着要做多大企业,更没想过进入资本市场,做研究主要是希望对自己的教育生涯有帮助,其实说白了,当时教书的人大多都不太懂企业、资本那套东西。”

时针拨回至2009年12月4日,彼时郜春海及其团队决定走出实验室,成立公司。

当交控科技成为公众公司之后,处理与投资人的关系成了郜春海不得不去做的事情。“所以上市之后会感受到更强的社会责任感,投资人既然愿意为你的创新买单,我们也需要去提升公司的影响力和业绩,进而给投资人带去更多的回报。”郜春海说道。

郜春海回忆,交控科技的FAO系统是当时首个国产无人驾驶信号系统,但在推行时受到很大阻力,“因为像无人驾驶这样的新技术会带来一个根本性问题,就是打破轨道交通原有的运营方式和管理方式,会需要调整人员架构,要说服既有生产关系的管理者,去做这样的变革并不容易,所以最大的阻力不是技术本身,而是生产关系的改变,当时FAO系统,我们光立项就立了两年。”

3个人的初创团队,从几万块的项目做起,2009年成立公司,到首批科创板上市,郜春海掌舵的交控科技(688015,SH)走了十年。

当前,鄱阳湖流域正面临前所未有的防汛压力。7月12日零时,鄱阳湖标志性水文站星子站水位超过1998年历史极值水位,并持续上涨。长江九江段水位也逼近1998年历史最高水位。鄱阳湖流域受灾人口已超过550万人。

■核心竞争力:首家打破国外CBTC垄断、城轨信号系统龙头、市占率连续两年位列行业第一

说创业:拿什么证明自己的产品也安全可靠?

外界不知道的是,郜春海的创业起步颇具理想主义色彩。十多年前,国内轨道交通建设发展加速,但轨道交通信号系统核心技术基本采用西门子、阿尔斯通等国外大企业的技术,产品被国外垄断,价格越来越贵。郜春海告诉记者,“当时给学生讲课,天天都在讲老外的技术,但国外公司为了保护专利,很多涉及核心技术的东西没有参考资料,我们讲课只是把外国产品的说明书拿来讲。当时觉得挺丢人的,作为一个大学老师,只能把引进系统的说明书作为教材,后来我就想,如果可以做个系统出来,拿来跟学生讲就会更生动。”

“当你想去推一个新的事物,如果一开始就有50%的人认可,那可能这个事物还不够有创新性。”——郜春海谈技术创新

不过,郜春海对公司股价的态度很淡然,他认为股价难免会有炒作的成分,而那不是他能左右的事情。“国内资本市场的股价有阶段性,去年科创板刚开市的时候有一波打新潮,再比如今年三月份的新基建概念很火,但这些热点过去之后,就会步入调整期,所以我觉得有跌有涨是正常的。”

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在7月10日前后,陆续发出通知,对单退圩堤的运用进行了明确和细化。截至7月12日晚,鄱阳湖区185座单退圩堤中,已有153座进洪运用,进洪量约20亿立方米,经分析可降低鄱阳湖水位20厘米至25厘米。尚没有运用的单退圩堤,于13日主动开闸清堰分蓄洪水,启用后能再降低鄱阳湖区水位约5厘米,减轻鄱阳湖及长江九江段的防洪压力。

作为首批25家科创板上市的企业之一,交控科技在上市当天以37.9元/股的价格收盘,较发行价上涨134.24%。其后公司股价总体上涨,Wind数据显示,截至7月23日收盘,公司近一年的股价涨幅为19.30%。在已上市的141家科创板企业中,交控科技的股价涨幅位列第47。

“当时最大的痛点是,所有人都说你这个产品国外的大公司也在做,人家做出来的安全可靠,你拿什么证明你的也安全可靠呢?”——郜春海回忆十年创业路

谈及创业初期的经历,郜春海有些哭笑不得,“其实直到2009年成立公司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开公司是要交税的,当时对企业经营完全不了解,包括ISO质量体系认证,我心想我自己的系统好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还要去认证。”

论创新:一开始就有50%的人认可,说明不够创新

2010 年,基础CBTC系统在北京亦庄线顺利开通,交控科技首个自主创新系统产品也随之落地。随后,交控科技并未止步,而是在CBTC的基础之上成功研制出I-CBTC(基于互联互通的CBTC系统)、FAO(全自动运行系统)等新一代轨道交通信号系统。

如今,曾“不太懂资本”的郜春海正在努力学习如何经营一家公众公司。“成为公众公司之后,需要满足和兼顾各方的诉求,尤其是对投资人。上市给我带来的很直观感受是,可以放心去搞创新了,你看我们的募投做的那几个项目,如果光靠原始积累,特别是研发前期,要做成是很难的。”郜春海表示。

■市值:72亿元(截至7月23日)

据开发者透露,“所罗门的诞生”所描述的事件发生于《致命躯壳》主要故事之前。在看到“所罗门”躯壳前,观众还需要目睹一场灾难性的事件。

科创板作为注册制改革试点和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改革的“试验田”,从去年7月开市至今,一直备受市场瞩目。

谈股价:“不是我能左右的事情”

■机构眼中的公司:CBTC自主化先锋、受益“新基建”红利

Playstack的产品总监Kiron Ramdewar补充道:“自从宣布《致命躯壳》这款游戏以来,我们被玩家的反应震惊了,从35万测试参与者到数百万次的预告片观看量,《致命躯壳》收获了众多玩家的喜爱,现在我们迫不及待的想请玩家们亲自尝试我们的游戏并探索Fallgrim的世界。

最初的团队只有三个人,郜春海和初创团队一起商量决定,就花一年时间来做,有效果就继续做,没有效果的话,“大家就散了,该干嘛干嘛”。一开始,团队从实验室几万块的项目做起,后来成立公司,三人从实验室搬到了富海大厦,实验场地扩大到一百多平方米。郜春海回忆,“搬了实验室之后,我们又拉了一帮兄弟一起搞研究。那时候还年轻,几乎就在公司里面吃住,如果晚上干活干到很晚,就在水房里洗个澡,困了就直接在公司睡下。那段时间是最单纯、最快乐的时候,大家就聚在一起共同完成一件事情。”

堤防是防洪工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相关规定,万亩以下的单退圩堤,在满足进洪水位的条件下,必须进洪,当地政府不应组织人员进行抢险。对于万亩以上的单退圩堤,当地政府应在水位未达进洪水位前,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积极组织群众抢收稻谷,保住既有农业成果;当达到进洪水位时,应有序进洪蓄水。

但是,在科创板轨道设备行业公司中,交控科技的股价表现无疑是领先的那一个。Wind数据显示,同为运输设备行业的中国通号和天宜上佳,相比上市首日的股价,截至7月23日收盘的股价分别跌去44.85%和43.11%。

“股价这不是我能左右的,我能做的就是把企业和业绩做好,把公司的科创属性更多、更完备地展现出来。”——郜春海对公司股价的看法

在科创板开市一周年之际,《专访董事长•第三季》栏目走进国内城轨信号系统“领跑者”交控科技,董事长郜春海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专访将呈现一名学院派实干家的企业经营哲学,以及他对技术创新、未来行业发展趋势的看法。

“其实在上市后这一年里,我不太去看公司的股价,所以对股价也没有所谓的满意或不满意,这不是我能左右的,我能做的就是把企业和业绩做好,把公司的科创属性更多、更完备地展现出来。”郜春海表示。

后来的郜春海意识到,一家无人问津的初创公司要想打开市场,拍着胸脯的保证是没有用的。“以我们的第三代信号系统产品CBTC(Communications-Based Train Control,基于通信的列车控制系统)为例,当时最大的痛点是,所有人都说你这个产品国外的大公司也在做,人家做出来的安全可靠,你拿什么证明你的也安全可靠呢?所以后来我们花了大力气去引入国际上的第三方安全评估标准和体系,这是交控科技迈过的第一个门槛,引入国际安全评估认证对一个初创公司来说困难重重,但我们引入之后,就可以真正证明,我们跟国际巨头处在同一水平上,用户也就放心了。”

陈云翔介绍,单退圩堤全面开闸清堰分蓄洪水属于科学泄洪,对于单退圩堤泄洪导致受损的农作物,当地政府会根据相关标准给予补偿。(记者吴锺昊、姚子云、熊家林)

Cold Symmetry的四位联合创始人 – Andrew McLennan-Murray、Anton Gonzalez、Dmitry Parkin以及Vitaly Bulgarov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说到:“我们想多展示一点关于所罗门的故事。”“他的出生是世界历史的转折点,所以用简短的描述来宣布这款游戏的发布似乎是合适的。”

“‘平退’圩堤包括退人不退田的‘单退’和既退人又退田的‘双退’两种退田还湖方式。”江西省河道湖泊管理局局长陈云翔介绍,单退圩堤能发挥“低水种养,高水蓄洪”作用。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致命躯壳专区

不难看出,郜春海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院派。1970年出生的他,1993年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通控系后便留校任教。即使是创立交控科技之后,在学校教书依旧是其很重要的工作部分。郜春海坦言,起初成立公司、经营企业对他来说有些难。

事实上,放到科创板的火爆行情中看,这样的股价表现并不算突出,安恒信息、金山办公等公司最新收盘价较上市首日股价涨幅均超过200%,而榜首硕世生物的涨幅已超过600%。

郜春海不看重股价的原因还在于,他认为当前还远没到评判科创板企业价值的时候,“既然是科创板企业,那就说明企业的真正价值并不在当下这个阶段体现,这一点其实也是跟其他板块的区别所在,现在科创板上有很多没有利润的企业,要想看到企业真正的价值,是需要长线投资的。投资人应该去挖掘一个企业是否有足够的科研能力和创新后劲,一家可以持续创新的企业,在未来会有指数型的爆发增长,这才是科创企业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