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畏生命关爱健康疫情过后如何补上生命教育必修课

疫情过后,如何补上生命教育的必修课

侯树文 本报记者 王 春

“乡村要振兴,就要让农村的产业能留住人。而实现高级生产要素聚集和现代化农业的发展,不投入大量的真金白银,是干不出的。”全国政协委员、民革江苏省委常委、南京财经大学校长程永波向记者介绍了民革中央今年关于“疫情过后如何引导社会资本参与乡村振兴”的发言材料。

据此前媒体报道,只有买家支付达到1亿英镑的转会费,多特蒙德才会让桑乔离队。

新冠肺炎疫情时期,每天新增的死亡数字背后,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应声栽倒,无数个家庭因此陷入悲痛的阴霾。

近日,上海市率先提出将生命教育纳入幼儿园和中小学课程,要求广泛传播医学和健康知识,普及敬畏生命、关爱健康、尊重医学规律的理念。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增进全社会对医学、医务人员的理解和尊重。

张光奇本人也已在贵州从事多年乡村扶贫工作。他说,愿尽己所能,“帮助农村改善环境、发展产业、农民增收富裕,实现全面小康!”(完)

其实,早在2005年,上海市就下发了《中小学生生命教育指导纲要(试行)》,包括青春期教育、安全教育、情感态度等多方面内容的生命教育活动在全市范围内逐步展开。而在当前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背景下,各个社会主体的行为选择赋予了生命教育新的内涵和外延。此次疫情中,野生动物的生命、肺炎患者的生命、医护个人安危、他人的健康安全、个人卫生习惯、国民素质等拓展了生命教育探讨的空间。

材料据此提出,应当从土地和资金两方面构建支持政策体系,并将美丽宜居乡村、乡村加工业、乡村旅游业、乡村生活服务业等产业作为投资重点领域等。

张光奇介绍,提案建议,适度增加中央财政对基层卫生健康投入、提高村医收入与保障、加强面向农村生源的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等。事实上,农工党中央5年前就已率先开始资助这类“定向医学生”。2015年,农工党中央在贫困地区——贵州省毕节市启动“同心全科医生特岗人才计划”,招录本科医学毕业生到乡镇卫生院工作,并提供特岗津贴专项补助。

提案中指出,当下农村医生存在业务能力不强、待遇保障偏低、村医队伍不稳定等问题。张光奇谈到,甚至出现过多地村医集体辞职的情况。他表示,尽管如今县市医院医疗水平都在提高,但要做好“兜底基层”、方便农村居民就医,高素质的乡村一级医生队伍必不可少。

“因此,如果他能来,我会非常高兴,因为我和他在英格兰队一起踢球,他是一个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的天才。”

材料中指出,乡村振兴离不开乡村产业振兴,产业振兴迫切需要解决“钱从哪儿来”的问题,社会资本正是解决资金来源的重要渠道。但由于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无法入市、农村投资周期长而回报率低等问题,社会资本一直“想投又不愿投”。

“我本人是插队知青出身,对中国农村的落后、艰难和坚韧,深有体会。”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常委、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朱晓进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说,这些年提出的关于农村的提案,已不下二三十个。“参与参政议政工作后,我始终关注‘三农’问题。建设现代化,老乡别落下。”

“时代的一粒灰尘落到个人身上都是一座大山。”

为此,朱晓进提出优化农村职业教育规划布局、完善农村职业教育财政支持办法、构建更加灵活的面向农村的招生、就业制度等建议。他希望,将一批留守青年农民和返乡农民培育成新型职业农民、乡村能人,“让农民看到在乡职业发展的前景,为他们搭建实现乡村梦的平台”。

生命到底属于谁?在我国传统观念中,个人对生命的支配行为受到父母和家国大义的双重影响。“联系到当下的疫情,医护人员在面对疫情时义无反顾支援抗疫前线,体现了我国传统道德观念中个人小义服从家国大义的内容。”杜成宪说,在对生命问题上做出决断时,传统的伦理责任意识可以形成束缚,让人们在面临生死选择问题时慎重考虑。

“生命教育重在对生命的认知和体验。”杜成宪表示,作为影响个体思想观念、行为习惯的内容,生命教育并不适合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进行专门学习。在学校教育中可以融入语文、社会、品德等学科学习,也可以通过辩论、表演等实践活动提高学生思想观念意识。此外,生命教育的内容也可以分为精神层面和技能层面。在技能层面,学校教育方面可以补充实际生活中的必备医学常识与在特殊场景下自救和他救的技能,并通过一些实际案例加强学生在人身安全方面的思维意识和实践训练。

“生命既有生物学意义,又有社会学意义。”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系杜成宪教授认为,通过这次疫情,一些与生命有关的医学知识、卫生常识、健康习惯、个体素质等内容都应该在生命教育中有所补充。“公共场所个人卫生、捕杀野生动物等不良行为积习如果不改,将来同样的问题还会再次出现。”杜成宪强调,各地对生命教育的重视不应因疫情的出现而追求短期效果,而应该有一个长效激励机制保障。

“我们农工党一直关注农村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的提高。”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中央常委、贵州省政协副主席张光奇向记者介绍今年农工党中央关于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提案时说。

程永波介绍,努力推进“三农”工作一直是民革参政议政工作的重点领域之一。早在2013年,民革中央就决定成立专门研究“三农”问题的专委会。此次调研深入县区,实地考察农村专业合作社、农产品生产加工企业、农贸产品批发市场等调研对象,又征求有关方面意见,最终才形成现在的意见建议。

生命对于个体到底意味着什么?面对一个个垂危的生命,无数名医护人员在疫情中逆行,普通公民自觉做好防护隔离,各行各业的员工保障物资供应,认真履行职责……面对生命这堂认知教育必修课,身处其中的每个个体都经历了一次考验。

此外,杜成宪还表示,在生命教育方面,学校需要考虑到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接受能力,针对不同成长阶段进行科学合理的内容设计,高中阶段可以尝试加入正确认知死亡的教育。“一些青少年把‘死’看得那样随便,是源于他们对死亡的无认知。他们很容易受外界因素裹挟感染而轻易选择轻生断送生命。我们应该让他们明白死亡意味着什么,从而提高他们对生命的珍视。而在理论探索角度,生命教育的含义是什么、生命教育如何兼顾孩子童真天性等问题,教育界需要加强相关课题研究,学校还应该加强教师队伍的培养。我国未来年轻一代都应该接触一些生命教育内容,上海可以探索出一些可行方案,为全国提供参考借鉴。”杜成宪说。

生命教育也可以从我国传统教育观念中吸取养分。杜成宪指出,我国传统教育内容可以作为当前生命教育的一个重要补充。当今社会,一些青少年漠视生命、自杀的案例屡见不鲜,体现了人们在生命立场上的困境。

疫情进入新的阶段,上海市率先提出广泛传播医学和健康知识,普及敬畏生命、关爱健康、尊重医学规律的理念,体现了其在生命教育领域的前瞻引领,对全国中小学教育也会产生示范影响。作为有目的有规划的学校教育应该如何进行生命教育?

今年两会,朱晓进提交了关于“大力发展农村职业教育”的发言材料。他提出,乡村振兴需要新型职业农民及新农村建设所需的各类服务和专业人才。然而,目前涉农职业院校存在招生困难、经费紧张、涉农专业教师不足等问题,甚至为谋生存走向“非农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