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退了互联网彩电创新从10到30的演义

2020年7月21日,曾经红极一时的创业板一哥,乐视终于迎来了正式退市的一天。也许,对于网络视频行业,乐视的退市并不具有“时代性意义”,因为,乐视只是网络视频圈中的巨头之一。但是,在彩电圈,乐视超级电视真的曾经是“超级一哥”,代表了产业创新方向,乐视退市必然对彩电产业更具“反思”价值。

乐视超级电视的模式,如果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2016年春季,乐视正式提出的“硬件免费”计划――不仅是新的彩电、手机能够免费获得,老款电视还能通过更换新主板,全面升级产品性能。

例如,据国家电网有限公司最新消息,国内规模最大的5G智能电网项目在山东青岛建设完成,既实现了电网对配电线路故障在几十毫秒内自动切除,又通过削峰填谷电源节省5G单基站电耗20%。再例如,5G用于远程手术、5G用于智慧交通和自动驾驶、5G用于虚拟现实应用等等……即,5G的应用场景扩张不会以“手机”为主战场。

但是,这一格局下,却不容忽视另一个关键点:乐视等代表的超级电视创新,往往是“最便宜”的产品。乐视超级电视2016年的巨量成绩,到底是“新商业模式的吸引力”,还是“低价格的吸引力”始终是一个问题――现在看来,更可能是后者。

剩下的都是“硬骨头”

“中国最贫困人口的脱贫规模举世瞩目,速度之快绝无仅有!”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前署长海伦·克拉克由衷赞叹。

“闭环或者开放”,这是一个毁灭与生存之间的选择。这个选择的决策并不容易:例如,去年以来吵得比较火的“开机广告”问题。本质就有彩电企业想做广告商的闭环思维;而华为系率先打出没有开机广告,一下子就抓到了消费者的心理。2020年,618期间,刚问世不久的荣耀智慧屏取得单品市场第一的成绩。

“5G+如何谋划,互联网3.0在路上”

国务院扶贫办数据显示,全国建档立卡贫困户人均纯收入由2015年的3416元,增加到2019年的9808元,年均增幅高达30.2%,远高于同期全国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全国贫困人口每年净减少1000万人以上,到2019年年底只剩551万人,贫困发生率降至0.6%。到今年2月底,全国832个贫困县里未摘帽县只剩52个,区域性整体贫困基本得到解决。

“没有党的脱贫攻坚,就没有我的今天!”今年39岁的沿溪村村民何会成激动地对记者说。

从初期发展看,乐视系的内容牌的确厉害。2017年之前,小米互联网电视都处于被压着打的状态。乐视+暴风的内容系彩电硬件,几乎占据互联网彩电创新品牌市场总量的7成,成为行业的前进风向标。

屏边县位于祖国西南边陲,这里高山连绵,地形极其复杂,自古贫穷落后。地处大山之上的沿溪村只有28户人家,建档立卡贫困户竟然多达16户。

乐视超级电视,是第一轮互联网彩电品牌创新的代表。由于乐视内容+硬件模式完全一致的还有另一个创新玩家:暴风――可惜的是,最近暴风也要正式退市了。两大玩家均已经“实质性失败”。那么,内容+硬件的模式,问题在哪里呢?

“如果5G打通了手机和电视两个屏幕的应用,那么固守一个终端的企业,恐怕难以成为市场强者。”正是在这一逻辑下,手机企业开始大力发力彩电产品:正面看,这是5G时代,AIOT概念下,相似应用和相似技术的“扩张”;反面看,这则是5G时代防止彩电5G创新蚕食手机产品价值生态、乃至市场份额的防守。

“5G+AIOT的逻辑、新品牌的粉丝逻辑”,行业专家认为这两个强力因素正在成为互联网彩电3.0时代的“份额切割机”。如果说,互联网1.0的彩电创新,高峰是乐视超级电视的600万台、2.0创新的高峰是小米彩电的1000万、3.0创新的能量可能远高于前者――过去10年以来,彩电互联网创新,品牌生死起伏并不改变“彩电产业向互联网革命”的大势,也不改变行业逐渐进入“品牌更新换代期”的大势。

因此,很多人士早已经指出,“乐视体系虽大,但是没有一个造血点,却呈现出任何一步扩张都会带来更大失血点的特征”――这具有相当程度的旁氏骗局色彩。当然,无论是内容,还是硬件,只要乐视在一边取得了“份额垄断”优势,这个“反馈就会形成良性闭环”。只不过,乐视没有实力和足够的资金实现,任何一边的垄断格局。

“资金链紧张。”之后的故事就是乐视创新的第二季:融创系的150亿元驰援。但是,乐视整个体系的“市场模式突破性太大、规模太大”,150亿元扔进去根本听不到“声响”。再后来就是乐视创新模式的第三季――即走向失败!

云南省屏边县湾塘乡沿溪村不缺水,日子是另一种艰难。

然而,乐视模式、乐视故事没能持续下去:因为,大幅度补贴的硬件、大幅度补贴的内容产业链都需要“不断的输血”。贾跃亭的理想是,内容和软件给硬件输血――事实却是,网络视频产业处于长期需要“外部输血”的状态。新商业模式,在市场暂时销量上取得了成功,却没能够实现“自我造血”。

今年,虽然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和洪涝灾害给脱贫攻坚全面收官带来了新的困难和挑战,但经过努力,全国扶贫车间复工率已达99.7%。

2020年广电系统的5G网络正在加速建设。一场全新的彩电应用革命正在到来。站在这个巨大的时代背景下,也许乐视风云只是“开胃小菜”。彩电产业真正的大革命,互联网创新与5G+的整合,AIOT代表的3.0时代才是决定更多彩电企业命运的核心因素。总之,乐视退市,不会是超级电视创新的落幕,这只不过是序曲的终结:大戏才刚刚开始而已。

由此可以看到,第一轮互联网彩电创新,起源更多来自于“网络内容”端;而第二轮则来自于“手机产品阵营”。二者的差异代表了互联网彩电2.0创新,更多诞生于“AIOT”战略的未来期待。即,互联网彩电创新,从连接更多内容,向连接更多智能硬件升级,造就了新一轮品牌崛起高峰。而面向更多硬件的物联网应用,必然“开放”,而非“闭环”。

脱贫进度符合预期,成就举世瞩目。预计到2020年末,我国将历史性地解决绝对贫困问题。中国因有组织、有计划、大规模的扶贫开发,尤其是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的实施,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扶贫开发道路,成为全世界最早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发展中国家,加速了世界减贫进程,为全球减贫提供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现在,脱贫攻坚已经进入决战倒计时,时间紧迫、任务艰巨。全国人民正在全力以赴、只争朝夕、决战决胜,坚决夺取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

但是,乐视的倒下并不是彩电互联网化创新的“终结”,反而成了另一条道路的“座右铭”:乐视之后,无人再谈内容+硬件的“高度捆绑”,彩电的互联网之路更多回归了“开放于生态和专注于硬件”的传统道路。

同时,从内容端看,历史上的乐视虽然强大,但远远谈不到“垄断”:在包括传统广电系,和众多互联网视频企业的行业中,乐视的内容“总量占比不大、独特性内容有限”。这些内容难以满足消费者的“多元化”欣赏需要,也就无法实现“内容包裹硬件”的持续扩张战略。

新时代,必须吸收乐视超级电视的启示

今天是第28个国际消除贫困日,也是我国第7个国家扶贫日,到2020年底如期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最后冲锋时刻已经来临。

驼巷村全村687户,建档立卡贫困户260户。张彩霞和乡亲们搬出危房,住进了政府按统一标准建的新房。新房铺了地板砖,安装了防盗门、塑钢窗、太阳能热水器,还配套建了一栋60平方米的羊棚。新房总造价5.96万元,张彩霞只出了1.4万元。鉴于张彩霞家缺乏劳动力,驻村扶贫干部建议她发展养殖业。政府送给张彩霞家12只羊,张彩霞家仅养羊一年就能增收2万元。不仅张彩霞家,整个驼巷村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坑坑洼洼的黄土村道如今都变成了宽阔平坦的水泥路,土坯房、土窑洞都改造成了红砖大宅院。

走在宁夏西海固千山万壑间,满眼是层层叠叠的黄土坡和坍塌废弃的窑洞。这里严重缺水,一方水土难以养活一方人。

“春天播下玉米,如果能下点雨,保住了苗,秋后就能有收成;如果没保住苗,下一年就没饭吃。”西海固驼巷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张彩霞说。

“内容+硬件”,这个模式不香吗

“老贾还在‘下周回国’,手机品牌在彩电上的风头已经彻底压过内容品牌!”那么为何今天手机企业对彩电如此看重呢?答案在于5G时代已经开启!

“贾跃亭没有明确提过闭环这个词,但是乐视从内容、软件、彩电、手机到汽车,还有一堆小的智能硬件,他的蓝图就是搞闭环!”

2019年,作为彩电新秀品牌王位的接盘者,小米电视销量突破千万台,成功登顶国内彩电市场销量第一――如果说2016年乐视的600万,距离第一还有一步之遥;那么小米的千万销量则超过了近年来市场第一品牌“一步之遥”。

贾跃亭认为,未来的彩电时代属于“内容为王”,乐视网的内容与乐视硬件的结合,能够打造崭新的生态链条和商业模式。在这一趋势下,彩电市场硬件最终将是“免费的时代”!当然,对此第一个提出反对的就是传统彩电企业:“我们没有生态内容,你搞免费,我们怎么办?”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贫困人口脱贫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和标志性指标,在全国范围全面打响脱贫攻坚战。为实现到2020年确保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的目标,我国开展了有组织、有计划、大规模的扶贫开发,尤其是实施了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脱贫攻坚力度之大、规模之广、影响之深前所未有,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扶贫开发道路,成为全世界最早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发展中国家,为全球减贫提供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持续向贫困宣战,经过多年的努力,成功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扶贫开发道路,使7亿多农村贫困人口成功脱贫。然而,我国脱贫攻坚形势依然严峻,截至“十二五”末,全国仍有7000多万农村贫困人口。最难的是,这7000多万贫困人口主要分布在11个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加上西藏、涉藏工作重点省、南疆地区,共14个片区。这14个片区基本上都在偏远大山里,行路难、吃水难、用电难,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条件都比较差。

金风送爽,艳阳高照。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稻浪翻滚,瓜果飘香。收获的日子里到处是欢声笑语。

国务院扶贫办统计数据显示,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全国共派出25.5万个驻村工作队,累计选派290多万名县级以上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干部,到贫困村和软弱涣散村担任第一书记或驻村干部。全国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90%以上得到了产业扶贫和就业扶贫支持,三分之二以上主要靠外出务工和产业脱贫。

西海固、沿溪村是脱贫攻坚战打响前夕我国深度贫困地区的缩影。

“互联网是开放的!乐视的超级电视和内容之间搞闭环,必然失败!”或者说,不是“内容+硬件”的生态逻辑不香,而是乐视的“闭环逻辑”太过于自大:想吃独食,结果撑着了。

更为重要的是,互联网2.0的创新逻辑,正在形成一轮新的“彩电新品牌崛起高峰”:第一轮乐视为代表、暴风、微鲸、PPTV等,其中除了小米,都已经没落;第二轮,小米作为一轮幸存者成为市场领袖,小米旗下红米品牌、华为、荣耀、一加等均已经加盟,OPPO等据说也在路上。

目前,贫困地区具备条件的建制村已全部通硬化路,村村都有卫生室和村医,10.8万所义务教育薄弱学校的办学条件得到改善,农网供电可靠率达到99%,深度贫困地区贫困村通宽带比例达到98%,960多万贫困人口通过易地扶贫搬迁摆脱了“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的困境。贫困地区群众出行难、用电难、上学难、看病难、通信难等长期没有解决的老大难问题已普遍解决。

海伦·克拉克之所以赞叹,是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自成立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对全球减贫贡献率超过70%,创造了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惠及人口最多的减贫奇迹。

从软硬生态一体,到硬件免费,2016年可以说是乐视超级电视和乐视硬件产品“商业创新”的高潮年:2016年超级电视销量达到600万台。乐视超级电视仅仅用三年时间,国内市场销量就已经达到传统彩电巨头三甲的实力――那时,彩电产业真的在担心“乐视模式颠覆未来”。

5G用来干什么一直是是一个重大问题。行业专家指出,5G不像4G那样以个人移动端消费为主要应用场景:虽然理论上5G实现一部电影瞬间下载,但是对于用户而言总之要看1.5个小时,边看边下和瞬间下载的成本和体验,差异“可以忽略”。因此,5G的真正价值是在“产业应用上”。

“互联网开放创新2.0”

摸清了情况,怎么帮扶?办法是:发展产业脱贫一批,易地扶贫搬迁脱贫一批,生态补偿脱贫一批,发展教育脱贫一批,社会保障兜底一批。

2015年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明确提出:到2020年,稳定实现农村贫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有保障。实现贫困地区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幅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基本公共服务主要领域指标接近全国平均水平。确保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

打赢脱贫攻坚战首先必须解决精准问题。2016年,全国动员近200万人,开展建档立卡“回头看”,进村入户摸底排查,共剔除识别不准人口929万人,补录贫困人口807万人,识别精准度进一步提高。国务院扶贫办数据显示,各地严肃查处建档立卡中弄虚作假、失职渎职、优亲厚友等行为,共处理干部7465名。

支撑小米彩电销量的逻辑是:粉丝+低价高质+AIOT。这个逻辑中,唯独没有乐视超级电视紧密依靠的“内容”。两相对比,互联网电视2.0的创新格局跃然纸上。先不要讲,这个2.0模式是否对传统彩电品牌友好,但至少“不会呈现多头烧钱”的格局――互联网2.0的彩电创新,坚持开放性原则,不搞内部闭环,走出了一条崭新的可持续道路。

行业专家指出,乐视是被不断扩张的闭环思维、通吃逻辑压倒的!这是互联网电视1.0时代留给产业的“最大启迪”。也是目前面对5G时代,互联网电视3.0创新必须审慎思维、理性应对的基本经验:越是智慧应用不断走向深入,就越是令智慧互动走向更大的开放。

这些剩下的“硬骨头”,较之此前的减贫难度更大。要啃下“硬骨头”,就必须采取更强力的措施。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贫困人口脱贫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和标志性指标,在全国范围全面打响脱贫攻坚战。脱贫攻坚力度之大、规模之广、影响之深,前所未有。

总之,“有手机必然有电视”,反之亦然:这是5G下,互联网电视创新的3.0逻辑。这个逻辑是不是就是“未来的必然”没人能保证。就如同,当贾跃亭说“为梦想而窒息”的时候,与现在网友们讨论“为梦想而窒息”的股价时,二者的含义并不相同――也许这就是创新的魔力:没有人知道结果,却必须努力去拼一把。

相反,如果要有自动驾驶、要有智能家居、要有虚拟现实,这些涉及家庭和个人的5G新应用,彩电产品都会在其中“处于重要的硬件终端和入口地位”。

沿溪村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6年,通过落实易地扶贫搬迁政策,何会成和乡亲们从山顶上的土坯房里搬下来,住上了新楼房。政府给沿溪村修通了水泥路,又提供产业扶贫贷款50万元,帮助他们发展荔枝产业。短短几年间,沿溪村28户群众发展荔枝1000余亩,户均年收入10余万元,一举甩掉了贫困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