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指尖城市】杭州群众看病“烦心”变“舒心”

人民政协网杭州10月22日电(记者 鲍蔓华)卫生是最大的民生,健康是最好的礼物,杭州市通过城市大脑舒心就医的服务,让老百姓看病“烦心”变“舒心”。10月22日,记者在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感受到舒心就医带来的安全、高效的就医体验。

上午9点,医院就诊高峰,杭州市第一医院所在的浣纱路上的车辆却依然有序通过医院门口的路段,医院正门口的停车位指示牌清楚标识着医院与周边可停车泊位的数量,在医院候诊等待排起长龙的壮观现象已然解决。杭州市开展“舒心就医”以来,二级以上医院早高峰排队时间从原来的9.53分钟缩短到2.7分钟,81%的院内泊车时间在3小时内。

虽然国家账本越来越厚实,但是变厚的速度却在变慢。这是为什么?不得不提减税降费。

钱重点花在了哪里?民生毫无疑问排在了第一。

国家让利于民,财政收入增速自然就会放缓,从2017年的7.4%逐渐下降到2019年的3.8%。

2016-2019年,我国在教育、社会保障和就业、卫生健康、住房保障、节能环保等重点领域上花的钱,从9.6万亿元增加到了12.4万亿元,占当年总支出的比重从51.1%提高到52.1%。保基本、兜底线,“十三五”以来,我国在财政收支平衡压力较大的情况下,确保了基本民生投入只增不减。

目前,杭州市已有303家医疗机构提供“最多付一次”服务,包括市区两级公立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今年“最多付一次”服务还推广到了省级医院和民营医院,全市舒心就医服务指数92.74%,累计提供服务4700万人次。作为国内第一个全面实施“最多付一次”的城市,也是受益人数最多的城市。9月份杭州市改革攻坚大比武,门诊智慧结算率位列红榜,对杭州市民来讲,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各级各类医院就诊高峰期长队伍不见了,看病不用带现金了,看病不用医保卡和病历本。

这些年来,我国的家底越来越厚实,但是花的钱也真不少。2016年到2019年,全国财政支出分别突破18、20、22、23万亿元,四年增长约1.4倍,年均增长率达到8%,四年总量超过85万亿元。无论是总量还是增速,支出都明显快于同期收入。

针对移动应用中的特殊人群——老年人和小孩,为消减数字鸿沟,舒心就医服务提供亲情账户,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和开通“舒心就医”服务的老年人,均可通过“亲情账户”绑定亲属的“舒心就医”服务实现代付功能,实现全年龄段的整体覆盖。床旁系统把指尖上的便捷延伸到病床边,让住院服务更人性化。医院内的志愿者积极为这些患者提供指导及引导。

“十三五”期间,我国全面推广营改增,实施个人所得税改革,再加上一系列降费措施的落地落实,真真切切地让企业和个人享受到了政策红利。

财政收入中的“主力成员”税收收入,从2016年到2018年分别突破13、14、15万亿元,年均增长6%。税收占比较“十二五”末期提升一个百分点,这意味着我国财政收入的质量不断提高。

2016年到2019年,我国财政收入四年增长约1.3倍,年均增长率达到5.7%,总量70.6万亿元。虽然2020年还没到年底,不过估算一下,“十三五”时期,我国财政收入累计约在88.6万亿元左右。这是什么概念?相当于约有100万吨的百元纸币,可以装满约10万辆重型卡车(10吨荷载/辆)。

17万亿元、18万亿元、19万亿元,这是2017年到2019年我国财政收入跨过的一个个新高度,2019年的规模已经相当于法国的GDP总量。

“从入院停车,就医诊疗到就诊结束后的配药明细,都能在智慧医院的健康应用中进行查询。我们还能在应用中清楚知道自己进行检查需要等候几个人。”就诊群众觉得通过大数据管理带来的便利是看得到的,智慧应用也带来了就诊的安全、高效。

进入医院后,打开支付宝输入“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智慧医院”,一应俱全的健康应用在手机显现,手机预约挂号解决了挂号排长队、挂不上号的问题,凭身份证等有效证件,患者在窗口取号候诊。为“减环节”“减时间”给患者更好的就诊体验,医院主动释放信任,引入钱江分对杭州市医保正常参保人员授予一定的信用额度,通过部门间系统互联互通和医院流程再造,减掉挂号付费、诊间处方开单付费、入院预缴金付费流程,市民就诊结束后可以手机支付或者自助机支付,也可选择支付宝、银联,全部就诊结束后,每天18时起“舒心就医”服务系统进行批量代扣。医疗付费实施医后“最多付一次”后,每次看病节省时间1小时以上,医院收费窗口减少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