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0日两市融资余额1415671亿元环比减少1421亿元

每经AI快讯,据交易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20日,沪深两市的融资融券余额为14794.45亿元,环比减少19.27亿元,其中融资余额14156.71亿元,环比减少14.21亿元。分市场来看,沪市两融余额为7778.97亿元,环比减少15.33亿元,深市两融余额7015.48亿元,环比减少3.94亿元。

8月20日两市共有866只个股有融资资金净买入。共有39只股票融资净买入额占总成交金额比例超10%,其中隆鑫通用、东方时尚、百隆东方排名前三,占比分别为26.74%、25.95%、19.08%。

相较于“在精进知识与技能基础上提升学生素质”的教育主旨与高中职教师的合法权益,民进党当局显然更加在意“新课纲”背后隐匿的政治私利。而这一倒行逆施、数典忘祖的行为已经遭到台湾社会强烈反对,今后也必将遭到两岸同胞更加有力的遏制和打击。

台湾《联合报》日前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有超过75%的岛内高中职学校反映因师资严重不足在执行“新课纲”时遇到了困难。而为了完成“新课纲”规定教学任务,多数教师不得不长期加班加点工作,令高中校园沦为教师的“血汗工厂”。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与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使用前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为了行“去中”之实,“新课纲”不惜误人子弟,在课程设置上大开倒车,把高中60篇必修文言文缩减至只学15篇,将高中教学水平全面初中化。台湾“中华语文教育促进协会”秘书长段心仪上书媒体,直言“新课纲”的推行将让台湾学生竞争力全面下滑。

而对地理位置偏远的乡村学校来说,“新课纲”的实施更是让高中教师们苦不堪言。金门高中校长许自佑介绍,自“新课纲”推行以来,该校教师每学期工作量超过规定课时数近250节,部分教师兼课数更是超过10节,远超法定上限。

从融资资金净买入金额来看,共有9只个股净买入金额超亿元,其中太平洋、京东方A、深科技排名前三,买入金额分别为2.49亿元、1.82亿元、1.54亿元。

所谓“新课纲”,实际上是民进党2016年上台后主导的教学大纲,背后隐藏着民进党当局推行“台独”“去中国化”的肮脏政治企图,其目的正是荼毒台湾年轻一代,进一步破坏两岸关系,加剧两岸的对抗。

岛内教育界人士表示,9月新学期开始后,各校将有两个年级的学生适用“新课纲”,选修课、分组教学会更多更杂。若不增加人力,不但教师过劳的问题无法解决,教师开设新课程的意愿也会随之降低,课程教学质量更是无从谈起。不过有高中校长坦言,相关部门对教师员额问题一向“冷处理”,已不奢望新学年教师员额增加。高孟琳称“这简直是摆明要高中教师加班加到死”。

“‘新课纲’下高中职开设大量多元选修课给教师造成很大负担,现在仅靠编列超钟点费(超额课时费)方式救急是治标不治本。”台湾高中学校教育产业工会理事长高孟琳表示,解决“教师过劳”的根本之道应是扩充高中职教师员额,然而相关部门在这一议题上始终没有积极作为,任由地方财政状况决定教师员额的多寡。

在去年“新课纲”推行前夕,台湾“高中历史教育新三自运动协会”曾举行记者会,指出“新课纲”在高一历史课程中刻意“去中国化”,严重歪曲历史,不仅否认《开罗宣言》,还以“多元文化的台湾”取代台湾以中华文化为主流的事实,招致岛内群众强烈不满。

面对教师过劳、师资短缺等问题,台教育主管部门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下达行政命令,将教师每周超额课时数由原定6节课放宽为9节课,并提供额外的课时费补助。岛内教育界人士认为相关举措是“隔靴搔痒、避重就轻”。

如今,岛内高中教师因执行“新课纲”而被迫过劳的消息频频爆出,师资分配等相关问题也迟迟不得解决。斑斑劣迹再一次印证推行“新课纲”是民进党当局利用手中权力篡改历史、强行洗脑下一代的政治阴谋。

“新课纲”实施首年,寿山高中50多个班总课程数较往年增加了900节,而新学年课程数增幅预计将达到惊人的1050节。据徐宗盛介绍,新学年校方还要根据“新课纲”规划一批需要跨领域教师共同教学的课程,相当于要为一门课配备多名教师,使得师资本就紧张的学校负担更重。

“‘新课纲’必修课科目学分虽有下降,但新增了大量多元选修课程,课程总量不减反增。”桃园寿山高中校长徐宗盛在接受台媒访问时表示,依照“新课纲”要求,学校要开设原有课程数量1.2倍以上的新型课程,而教师则需要用额外时间为新课程调整教学计划,这些隐形工时让教师陷入了“常态性、全面性的加班”。

这么一部陷岛内教师于水火的“新课纲”,为何台教育主管部门不惜顶着骂声也要强推?其原因绝非“新课纲”有多么好,而是旧课纲不够“独”。